幸運草製造機》  ~2003.3.13


奈何。
任誰也不知道我是幹嘛的,
在回收站仍可看到身體的另一部份

說是機器倒也貼切

一昧的,執著的,
沒有心情、感情的製造發行著
叫做"幸運草"的糖果;

在那是沒有網路的時代。

葭子仍繼續哼著歌,彷彿她仍在我身邊
等著製造品"幸運草",

"幸運草"只有一種口味,
葭子最喜愛的口味,讓人沈醉的口味…

只要她伸出手,按下按鈕ON/OFF
我只能選擇為她製造"幸運草"

沒有自主權,
但這是我的職責,也是我的生命,

雖然看不到她,
卻從歌聲可以知道葭子的輪廓;
依戀的輪廓。

"幸運草"甜甜的香氣
是葭子留在我身邊的原因,

終究
我只能算是機器
動不了。

葭子走了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草泥信長 的頭像
草泥信長

草泥信長的部落格

草泥信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