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思之際...
理出一些思緒...
 
睡著前寫寫...
 
以前公司老闆...
大言不慚的對著當時...
尚未單身的...
我...
說一句話...
 
他說:「像你呀~一定是最容易被煽動的那個...」

我那時覺得好像是如此喔...
 
呵呵...就在...
剛剛寫字前的剛剛...
 
我發現我不是容易被煽動的...
 
就...
我今天去血拼...
跟朋友橋時間...
跟客戶定看稿日...
等種種結果...
 
可以瞭解到...
我不接受過於不合理的要求...
 
那個BOSS太主觀了些...

他看到的是...
我為愛情的妒嫉與溺愛所產生的意念...
自然對當時的煽動...
理性的武裝將會自動解除...
 
我深深覺得這樣的妒愛...
有能力濃繪出一掛腥紅燦爛的血玫瑰...
現我也不自覺的為這花...
滴下純淨解放的眼淚...
 
不喜歡玫瑰的人...
應該是看了會想笑嘍...

 
 
我想問問這位BOSS...
 
擁著獨一無二的愛...
 
失去 or 被煽動...
 
你要選擇那個?

草泥信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